微官网
要闻 科技 养护 会展 深度 数据 运营 地方
首页 要闻
献给父亲(图)

2024-05-27 中国公路网

我写过不少煽情的文字

却没有您的只言片语

   我知道

   自己拙劣的笔写不出您的爱之绵延


   我拍过各种或平实 或震撼的工作场景

   却没有留下您挥汗如雨的身影

   我知道

   自己肤浅的视角理解不了您的爱之深邃


   我小心的顾全着许多人

   却总是忽略您也是双鬓白发  身形羸弱

   我深信

   您是我心中最坚实的壁垒

 

   您似乎从来没有教过我什么

   但又似乎告诉了我一切

   您质朴敦厚

   就像您养护过的一条条公路

   蜿蜒向前 爱无止境

QQ截图20240527084706.png

樊哲树 1972年

父亲是一名公路养护工,1972年参加工作,17岁开始从事公路养护工作,2010年退休。从最初养护土路、沙石路到后来养护条条沥青路,从事公路养护30余年,他辗转于湖北宜都几个山区养护站,像千千万万的铺路石一样,从青葱少年至双鬓白发,从步履矫健到身形佝偻,用汗水和青春铺筑出一条条幸福路、致富路、景观路。

似乎冥冥之中,我就与公路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忆中,爸爸常常骑着他那辆二八式自行车,后座上绑着竹扫帚、铁锹、蔑筐,前面横杠上坐着我,骑行到他管养的路上,有时他栽行道树,我就帮忙扶着树苗。有时他铲路肩的草皮,我就自顾自的玩泥土。那时路上通行的车辆并不多,公路旁的农户很稀疏,也很质朴,爸爸养护到他们家门口时,他们会热情的邀请到道场边歇息,并搬来椅子,倒上茶水。这是记忆中令我非常快乐的事情。

当然也有回想起来哭笑不得的事儿。有一年夏季,正是农忙时节,当然也是油路建设高峰时期,爸爸连续好几天没有回家,九十年代初没有通讯工具,急性子的妈妈半夜里拉起睡眼朦胧的我,打上手电筒,翻山越岭,一路急行,用时3个多小时,走了20余公里路,赶往爸爸站里,微弱的灯光下,爸爸躬着背正在往沥青油池里添加柴火。原来为了保证每天一早沥青用料,爸爸主动揽下了烧沥青的任务。看着一脸怨气的妈妈和我无辜的眼神,爸爸嘿嘿一笑,妈妈再多的怨气也转化成了心疼,带我到爸爸宿舍,天一亮,我们母女又打道回府。  

高红杏  2001年 

2001年,我也成为公路养护的一员,工作的第一站正是爸爸曾经工作的站,也是当时最偏远的站—王家畈公路管理站。老站长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爸爸是单位出了名的踏实肯干的人,可要像爸爸一样,给爸爸争光啊。”站里的环境孤寂而枯燥,对在城市学习回来的我极为不适,常常借书信和远方的同学诉说苦恼。有一次,我因公到单位机关办事,必须经过爸爸养护的路段,我在客车上远远的看见一抹桔红,由一小点,逐渐变的清晰,瘦小的身子躬在边沟里,握着铁锹,卖力地铲着。快速地消失在我的身后。想到爸爸的坚持,我的一点孤独算什么了。我调整心态,白天用心学习内业知识,打扫环境卫生。为了争创花园式管理站,我和站里另一位女同志精心管护站里绿化,定期为花草打药、施肥、扯草、整形,种植园田。晚上我把外业同事们战冰雪、斗酷暑,在路上做好人好事,帮助受困车辆的事迹变成文字,向上级部门投稿,变成了铅字、登上了各级新闻媒体,变成了演讲台上耳熟能详的故事。

2006年,我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离开了浸润着汗水、奋斗和深情的养护站,到机关开始从事办公室工作。每每看到暴雨如注的黑夜里、白雪皑皑的冰雪中,同事们迎难向上、越是危险越向前的情景,自己总会眼眨泪光,便会用饱含深情的文字与路上抢险救灾的同事们并肩前进。看着身边的一个个同事被评为劳动模范、“最美公路人、“最美交通人、优秀共产党员、拔尖人才、工匠等荣誉,自己也发自内心的开心,因为这些荣誉的获得,不仅仅是对个人的认可,更是对长期扎根养护一线,黙黙无闻、甘为铺路石——养护工人群体的认可。而我,也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在传承爸爸对公路养护工作的热爱。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级
0

相关阅读

他们的故事 路知道(图) 他们的故事 路知道 传承(图) 那个黄山东大门,父亲参建过(图) 60年的接力与坚守(图)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0504899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