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官网
要闻 科技 养护 会展 深度 数据 运营 地方
首页 人物
他们的故事 路知道(图)

2024-05-23 《中国公路》 作者:甘肃省公路事业发展中心 张佳琪

那条路 父亲也走过

在张掖清泉养护工区滴水成冰的冬季清晨,六点的闹钟未响,车库已经有了灯光。王昊接过父亲王丰德的接力棒,成为一名养路工。他手机满电,时刻在线,奔波于后勤、一线所有需要“小王”的地方,直到王昊有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仍旧对工作岗位时时牵挂,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倾注在养护事业里。

QQ截图20240523091120.png

张掖公路事业发展中心山丹公路段的养护职工王昊在早上6点检查除雪机械,准备出发去国道312线和国道307线除雪保畅。张佳琪 摄

1986年 张掖 

王昊的父亲王丰德当上了梁家湾道班班长,大约 10年前,也就是20世纪70年代,他接过家人的衣钵,成为一名养路工。鸡鸣响起时天还黑着,依然仿佛深夜。但他知道是时候起床了。步行十几公里后,王丰德领着道班8名养路工开始清理砂路上的石块。他们戴着麻线手套,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天气里佝偻着腰不停捡拾。为了完成当天10公里的清石任务,他带头卖力挥动洋镐,把“长”进砂砾路里、妨碍出行的石子儿挖出来,再填入新的石料,恢复路面平整。弯腰、扬锄、挥铲,不知不觉已是黄昏。超额完成任务的养路工们哼着小曲准备收工,在他们身侧,两头拉货的毛驴晃着脑袋“哒哒”挪蹄,踩着落日归程。

2024年 张掖 

十几年前,养护工王丰德的儿子王昊子承父业,穿上橘色工服。王昊是技术娴熟、耐心勤恳的设备操作能手。一到冬季,他的主战场就从后勤转换到了除雪保畅前线。段上技术“大拿”们即将退休,为了掌握师傅们的除雪车操作技术,他每天天不亮就到岗,夜渐深才归家。除雪车要开去离单位很远的工区取料,他就不停地往返于工区和国道,运载着防滑料和融雪剂风驰电掣地去,洋洋洒洒地回。终于,老师傅欣慰地松开操作杆,他们的公路养护事业有了年轻的接班人。回头看,王昊发现他和父亲一样,总是日复一日来往于国道312线、国道307线之间,奔忙于连接东部沿海和西部内陆,沟通南北经济、文化、民生发展的交通要道。不知不觉间,他走过了父亲走过的路,那时父亲许多的“不得不”和“一定要”,他终于全部明白。

那把锨 父亲也握过 

在平均海拔3000米的嘉峪关镜铁山,王有平带着父亲王延存的嘱托,坚守在连通矿区和国道的人迹罕至处,从青春年少到头发花白,从懵懂无知到成长为养护站长,这一路,他陪公路一起“延伸”,走向养护现代化的未来。 

1965年 嘉峪关 

交通不便,物资短缺,道班只能每月补给一次面粉和蔬菜,白面是极为少见的,大多是粗粮,还不能足量供应,大家时常饿着肚子上路作业。

QQ截图20240523092248.png

王有平在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召开期间开展道路巡查工作。张艺坤 摄 

除了吃饭问题,用水也成为困难。王有平的父亲王延存那时正值壮年,和黑水湖道班的职工们一起,用扁担和水桶从半公里外的河里挑水,道班房生活用水就靠这一担担的来回艰苦维系。

除了生活劳作,他们主要任务还是在公路上。备砂、铺砂、刮路、捡碎石、清边沟,职工们拿着铁锹和洋镐,昼出夜归,每天往返10余公里,若遇到大雨等恶劣天气,还要在“地窝子”里睡一晚。

1986年 甘肃嘉峪关 

王有平和父亲王延存一样,是一名养护工。从艰苦边远的马鬃山到高原高寒的镜铁山,从砂砾路到沥青路,从蜿蜒崎岖的山区道路到四通八达的国省干线,他一干就是38载。 

2024年2月12日,作为镜铁公路段玉门东养管站站长的王有平带着自己的小徒弟郭凡坚守在春运的巡查路上,这是他带过的第八个徒弟。

这一天离春节结束还有5天,离王有平退休还有8 个月。高速公路川流不息。晚上10点,王有平在大雪纷飞中赶到单位,他需要和应急小组的队员一同赶赴 G30连霍高速总寨至清水段,他们此行的任务是开展除雪保畅作业,恢复道路畅通。

退休前的最后一次春运,他依旧选择在岗位上过年。

回头看,父亲工作过的老道班已经重建,循着笔直的公路,曾经的养路工们像白杨一样驻守过的“岗哨”已被重建修缮为公路历史文化长廊,偶尔路过时,王有平总忍不住进去看看。那一排排放在展架上的公路养护工具清晰地留下了岁月磨砺的痕迹,当握住其中一把铁锨油光的木柄时,他仿佛隔着时空,握住了父亲年轻时手掌上那层厚厚的老茧。

离开曾经的道班时,他仿佛看到自己的父亲和道班兄弟们站在西北绵延的山峦上,背影仍旧那么坚挺,手中的铁锨深深扎进泥土之中。

那个长夜 父亲和他在路上过年 

在海拔近3000米的定西分水岭,国道212线盘绕在高山草甸间,毛瑞东陪同自己的父亲毛学刚,两代公路人一起出发,让除雪车划过沉沉夜色,让暖灯照亮前路,为赶路的行人清出坦途。在风雪中,在闪光灯的倒计时闪烁里,父子二人冻出红霞的面颊流露欣然笑容,留下一张分水岭上的珍贵合影。

QQ截图20240523092501.png

毛学刚父子二人一路除雪保畅,到达海拔3000米的分水岭,儿子突发奇想,希望和父亲在除夕夜的山顶来一次雪夜打卡,他们用石头垫起手机,倒计时和闪光灯闪烁,留下一段属于父子的独家记忆。 毛学刚 摄

2023年 定西 

1月23日夜间,毛学刚在渭源收费所工作的儿子毛瑞东因担忧父亲深夜独自作业,决定放弃年假,陪伴父亲除雪保畅。作为一名“路三代”,他从小看惯了长辈们夜以继日对公路的付出,看到父亲花白的头发和不再挺直的脊背,他虽明白职责不能辜负,却也心疼父亲春节逆行的孤影。

2023年 定西 

1月23日夜间,农历大年初二,本该去岳父家拜年的毛学刚却被雪绊住了脚步。作为渭源公路段清源养护工区的一名职工,在听到雪情预报后,高度的责任心让他在第一时间赶往养护站,令他惊喜动容的是,同在交通战线忙碌一年的儿子会赶来陪伴。零下30摄氏度的分水岭,两个橘色身影检修机械滚刷,调试装备性能,车子发动后,父亲驾驶着机械,儿子坐在副驾驶上,父子二人相伴开始了夜间除雪。回头看,除雪车穿梭在山岭间,路面的积雪融化,清出湿漉漉的黑色长路。短暂休息时,借着车灯,毛学刚看到儿子身上沾满了雪和泥,手指冻得僵硬,突然间鼻子一酸,红了眼眶。这条路,他几十年如一日,把随时准备出发、节假到岗值守、抢险冲锋在先当做平常,如今儿子也踏上同样的道路,他内心不舍,却又与有荣焉,他的事业、公路养护的未来、交通发展的明天,后继有人、薪火相传。

这片金色 父亲也收获过

在位于酒泉市的甘肃公路博物馆,王永会和父亲王自清的故事被越来越多前来参观的人们熟知,博物馆陈列的架子车、驴拉车和拖拉机模型无声地解说着那段逐渐被遗忘的岁月,观影屏幕上“一日千里阅陇原”的纵横路网,证明他们的青春都未曾被辜负。

QQ截图20240523092715.png

王永会、王自清父子俩脑海中经常浮现的驴拉板车、手拿铁锨的 都知道。 养护景象如今已一去不复返。严兴聃 摄

1990年 酒泉 

这一年,王永会的父亲王自清被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评为“边防公路养护管理先进工作者”。

酒泉地广人稀,作为养路工的王自清长年穿行于戈壁荒漠中,遇到狼群是常有的事,他总是一次带够好几天的口粮和水,吃住都在车上。

条件再艰苦,他对工作始终不曾懈怠,不论严寒酷暑,每半个月一次的刮路工作雷打不动。就算车机不出毛病,刮路车一个小时最多只能行驶十几公里,刮一个来回需要3天。

在荒无人烟的西北大地上,他和同事们目送过归雁北翔,眺望过黄沙无垠,也见证了条条公路冲出荒漠,连接城市高楼和烟火人间。 

1990年 酒泉 

王永会接过父亲王自清手中的“接力棒”,之后的30余年风雨无阻,没有长跑天赋的他,却把这一棒跑得很稳、很耐心。

记得参加工作时,他每天要养护作业的省道216线红石山至公婆泉路段是一条重要的边防公路。受地域条件影响,这条路经常会出现严重的搓板路面病害,每两天就要刮一次。

凌晨3时,王永会就驾车开始刮路工作,每天的任务量非常大,有时候直到下一个凌晨前才能回到驻地。

工作多年后,他因工作业绩突出,先后获得过甘肃省公路事业发展中心“十佳”养路工、甘肃省 “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等荣誉称号。看着桌上的奖章,他眼前逐渐清晰的却是年少时,在父亲抽屉里看到的更多、更闪耀的那一片金色。

这是关于他、他、他们的故事,是关于父亲的故事,也是一代代公路人扎根养护、倾心事业、无问东西、默默奉献的故事。

他们是父亲,却从不只是父亲。

他们的故事,或许自己已经淡忘,但脚下的公路都知道。


版权声明:

本文章版权归属《中国公路》杂志社所有,旗下官方公众号“中国高速公路”“中国公路”拥有首发(微信公众平台原创保护标识)权利,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rym@9811.com.cn,其他微信公众号不可开启原创标识,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级
0

相关阅读

他们的故事 路知道 传承(图) 献给父亲(图) 那个黄山东大门,父亲参建过(图) 60年的接力与坚守(图)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05048991号-3